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斌牧师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林前13:13)

 
 
 

日志

 
 

罗马书查经第三十讲  

2008-06-12 11:1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14--25

经文

7:14 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

7:15 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

7:16 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就应承律法是善的。

7:17 既是这样,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

7:18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7:19 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

7:20 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

7:21 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

7:22 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欢上帝的律;

7:23 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

7:24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7:25 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上帝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

在14-25节里,对保罗与罪的争斗有更多但却是更深刻的描述。
外面的律法与内里的罪(即他的罪恶的本性)彼此争斗,
若非藉着耶稣基督就无法从这种争斗中解脱出来(25节)。
保罗在这里所描述的是他自己作为一个基督徒而有的争战,
这争战产生于他靠遵行律法来克服罪性(肉体)阻止他遵行律法的力量。
没有神的力量他无法成功。(对此在本部分的最后会有更多的论述。)

7:14「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
问题1,:保罗感觉自己的生命中有什么现象?这是他得救之前或是之后的经历?
律法既是出乎神的,而神是灵(约四24),故律法也必是属灵的,
人不可把它当作仪文、字句来遵守;
属灵的要求必不是人的肉体所能作得到的(罗8:7)。
『我是属乎肉体的』原文意思是『我是用肉体造成的』,因此肉体是我这个人的主要成分。而我这个人在肉体里,已经卖给了罪;
罪在我身上有绝对的主权,叫我不能不俯首听命。
作为后面所要讨论的基础,保罗提醒他的读者所有的敬虔之人(“我们”)知道律法是“属乎灵的”,也就是说,它来自于神(参22、25节)。
因而我们不应以为保罗要说的是对给予律法的神的批评。

相对来说,保罗是属肉体的,非属灵的,  是血肉之躯。
我们人有一个有罪的本性,而律法本身却是无罪的,这是人与律法基本上的不同,
因此在人与律法之间有根本上的冲突。
保罗作为一个基督徒说到他是罪的仅仆似乎与先前在六章中所写到相冲突,
在那里他提到他再也不是罪的奴仆。但请记住在第六章保罗并没有说向罪死就意味着罪对我们再也没有吸引力,
它对那些本性是有罪的基督徒是有吸引力的,
他说向罪死的意思是我们再也不被它捆绑来受罪的驱使。

在一个意义上基督徒再也不是罪的奴仆,我们已经向它死了,它再也不能辖制我们;
但在另外一个意义上,我们是罪的奴仆,因为我们基本的人类本性仍然是有罪的,
而且在我们死去之前或是被提之前仍保留那种本性。
为使这点更清楚,保罗使用了不同的表达方式来描述这两种关系。
在6章中,他用了“奴仆”这个词,在7章中,他用了“卖”这个词。
在6章中他谈了在基督里的新人(整个人,基督徒)与罪的关系,
在7章中,他谈了旧的本性(包括基督徒在内的每一个人中的一部分)与罪的关系。
所有的人都被亚当卖给了罪(5: 12,14)。

7: 15 「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
下列三种情形,证明我这个人已经卖给罪了:
我所作的,我并无『自觉』;
第二,我自己想作的,我不由『自主』;
第三,我不想去作的,我却不能『自制』。可见,我是完全在罪的支配、控制之下,身不由己地犯罪。
保罗罪恶的人类本性控制到他一个程度,以至于他看到他自己理智上拒绝的事,并对此惊讶。而且我们所有的都与他认同。

7: 16「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就应承律法是善的。」
既然我的良心并不赞同我的行为,这就证明了律法所定罪的,与我的良心感觉一致,所以我衷心承认律法是良善的。
使徒对律法的态度并不是他所处困境的原因。
7: 17「既是这样,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
『既是这样』表明本节是接续第十六节的论据,那里说我的良心并不赞同我的行为,因此也证明了我的行为并非出于我的本意,乃是罪在我里面驱役,使我不得不作。『住』字表明罪在我里面并非暂时潜入,乃是喧宾夺主,公然霸占长住(参太十二44~45)。
他的问题是由于住在他里面的罪,即他罪恶的本性,保罗并不是在逃避责任,而是在找出他罪的根源,就是他罪恶的本性。“我”描述的是他信主之后已成为的新人(加2: 20),把自己看为新人,他已向罪死了,但在他里面罪来的根源就是他的罪恶的人类本性,它仍然还活着。

7: 18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这里的『我』是指活在肉体里的我,也就是已经卖给罪的我(14节)。本节并不是说在信徒的里面没有良善,乃是说在信徒的肉体里面没有良善。一个信徒在重生以后,可分为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两个部分(林后四16原文)。在信徒里面的人里住有良善,就是基督自己(弗三17);但在构成信徒外面的人主要部分之肉体里面,并没有良善。怎样证明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呢?原来要为善的意念就躺在我旁边(『立志为善由得我』原文直译),而我竟然束手无策,不能将它付诸实行。这就是肉体之中没有良善的明证。
保罗的意思是,他的本性(肉体)被罪彻底地腐蚀了,即使他是个基督徒,他仍然是一个完全腐坏的罪人(3: 10-18,23),他知道他该做什么,但他并不总是去做他该做了。

7:19「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
7:20「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
问题2. 保罗怎样发现他自己与罪有的关系?关系又是怎么样的呢?
这是说明由于在信徒的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此就难怪一方面既无力行善,另一方面也无力抵挡恶。
20节为下面一段经文的引言,表明在我们信徒的里面有一个超越的能力或权势,
使我们违反自己的意愿,作出我们所不愿意作的事,
而这一个超越的能力和权势,就是住在我们里面的罪。
7: 19-20  这两节分别重述了15与17节中的内容。
这样做的目的明显是加深我们对使徒受挫感的认同。

7: 21「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
问题3. 保罗发现的律是什么?
「神的律」、「肢体中的律」、「心中的律」、「肢体中犯罪的律」各指什么?
这里对这“原则”或“律”的叙述概括了保罗的思想。
『律』在原文和『律法』同字,但本段经文中的『律』,显然不是指仪文字句的律法,
故译为『律』以示分别。
『律』在此是指恒常不变的影响力,有如地心引力之类的自然规律,
它一直存在,人虽可凭体力和毅力暂时与之对抗,但终久仍要屈服。
本节的意思是说,当我们甚么也不想、不动、不作的时候,好象感觉不到『律』的存在,
但当我们想要为善的时候,立刻就牵动了恶的势力,从而发觉有一个律在我们的身体里面存在,一直在强迫我们作恶。

7:22「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是人),我是喜欢神的律;」
我们信徒有『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两部分(参18节批注);
按照信徒里面的人,是喜欢神的律。
这『神的律』何解,一般解经家有两种不同的看法:
有的人认为神的律就是指旧约的律法,
也有的人认为神的律乃是指二十三节的『心中的律』,是神放在我们心中的一个良善的律(参罗二14~15),
它与魔鬼放在我们肢体中犯罪的律有别。照本段经文的结构来看,后者的解法似乎较为合理。

7: 23「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
本节的意思如下:
每一个人(包括不信的人)的里面都有两个律,
一个是在心中为善的律,
一个是在肢体中犯罪的律;
这两个律经常彼此交战,偶而,心中为善的律会得胜,
故有所谓『好人』和『人性本善』之说;
但是不幸,犯罪的律终究强过为善的律,将人掳去作罪的奴仆,
所以无论是怎么样的『好人』,在神眼中仍旧是罪人(罗三10,23)。
保罗辩论说,在理智上他应顺服摩西律法(22节),但在道德上他发现他自己抵挡他所知道是对的东西。
这自然的反叛是他所无法摆脱的。(但在第八章所解释的那样,它又是可以被控制住的。)

7: 24「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我真是苦阿』,这是每一个有心向善的人,经过屡战屡败,在挣扎痛苦的深渊里,
从内心深处发出的感叹。
『谁能救我』这句话表明了对自己的绝望,承认凭着自己万无可能得救。
『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表明说这话的人已经从经验中找到了症结所在,问题的根源乃在于这身体,故只要得以脱离这身体,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取死的身体』原文是『死的身体』,意指:这身体对罪恶无能为力,如同是死的;
这身体所作所为,都是为死效力,只会给人带进死亡;这身体的结局是死,终要归于腐朽。
这种争斗,还有因罪的奴役而促使我们去做导致死亡的事,这所产生的痛苦在这里更强烈地表现出来,
有哪些基督徒没有因做了那些我们知道是错的事而感觉痛苦且有负罪感呢?我们永远都不能逃开生活中的争战。

7: 25「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
问题4. 在这些挣扎中,保罗是否找到了什么出路?
本节原文并无『就能脱离了』这五个字。
这里的意思是说,『感谢神』,是祂赐给我们一条蒙拯救的路;
『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原文),是主承揽一切拯救的工,不
必我们自己作甚么,我们只要放心完全交托给祂,祂要负起完全的责任。
根据本节的对比结构,证明神的律和罪的律是相对的,一个是在人的心中使人『内心』顺服,另一个是在人的肢体中使人『肉体』顺服。

问题是人内心的意愿、倾向和毅力,总抵不过人外体的情欲、爱好和弱点,
所以虽然两律交战、对抗,但结果必然肉体压过内心,拖累全人去顺服罪的律了。
对这困境的解决办法不是逃避而解脱。
保罗苦的原因是很清楚的,它并不是分离的自我[即旧本性与新本性,
这节经文的最后部分又是一总结,“我自己”与“耶稣基督”形成对比,
明显地,保罗是想重述刚才已陈述过的争战的本质,为的是要使他的读者对在下一章所描写的宏伟的拯救计划作好准备。

L在14-25节中所描述的争战与加拉太书5: 16-23中所描述的不是一样的,
在罗马书中抵挡罪恶本性的是整个重生的个人,
而加拉太书中这抵挡者是圣灵;历罗马书中信徒的状况是在律法之下,
在加拉太书中信徒的光景是在律法事是在恩典之下;
在罗马书中的争战是明显的失败,而加拉太书中的争战失败或是得胜;
罗马书中争战的本质是不正常的基督徒的经历,而在加拉太书是正常的基督徒的经历。
默想: 今日我是否也处在这样的矛盾、挣扎中?
保罗的经历有什么足以借镜的地方?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